宇智波镰鼬

某yys游戏中总被ssr段中非的酋长

【德哈】才不要成为你的Omega!(八)

K:

#画风又换了一次#


#希望大家吃得下#


全文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格兰芬多长桌上,哈利将装满白色药片的玻璃瓶推给了对面的人。



“谢啦,这瓶药目前我是用不上了,先还给你们吧。”



韦斯莱双胞胎交换了一下惊讶的眼神,乔治拿起瓶子来晃了晃,比弗雷德显得更加不可置信。



“哈利,你真的不打算继续装作Beta了?你明白这将意味着什么吗?”



“明白,不过我已经决定了。”



哈利的语气轻松而且坚定。他现在确实没有装作Beta的必要了——他有自己的Alpha了。



“你确定你要和马尔福……我是说你之前还挺反感他的。”罗恩说。



“嗯,他确实是个混蛋。”不过我喜欢。



话音未落,哈利的笑意还挂在脸上,周围的人表情却突然凝固了,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



下一秒那熟悉的薄荷味香水钻进了哈利的鼻腔里,身后的怒气凝成了成吨的低气压,压得哈利喘不过气来。



“波特,你说我什么?”



哈利顺着声音抬头看时后脑勺刚好蹭到了德拉科柔软的毛衣上。德拉科正眯着淡色的眼睛居高临下地盯着哈利,等他一个解释。



“我说你……”



由于没吃特效抑制剂的缘故,哈利对金发Alpha身上的信息素气息还是有些无法抵抗。他话还没有说完便短暂地眩晕了一下,差一点软在德拉科身上。好在对方的气息很淡,他缓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



德拉科恨铁不成钢地扶了哈利一把,自顾自地推开了他身边的人挨着他坐了下来。



“看来上次标记的不够久,还得在你脖子后面再补一口。”



Alpha说着就要去扯哈利的领子,哈利惊慌地推了他一把。



“你疯了马尔福,这是在礼堂啊!而且我只是不太习惯,适应了就好了。”



“哈,好啊波特,那现在开始你不许离开我半步。要是让我再撞见类似的情况,我就当众咬你了。”



说罢德拉科带着笑意舔了下嘴角,仿佛一个坏人正在计划什么不得了的坏事。哈利的脸蓦地红了,无可奈何地将整个脸埋在了自己的臂弯里。他四个朋友则是自觉地以哈利为中心退开了半步。



“马尔福,你怎么还是这么自以为是,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哈利一边在臂弯里斜睨着他的Alpha一边喃喃地控诉。



自从上次两个人在有求必应屋里把话说开以后,德拉科对哈利的追逐模式渐渐恢复了。除了偶尔会比以前温柔外,他的占有欲和自负简直是有增无减。哈利一边叫苦连连一边又毫无办法。



“谁让你是我的Omega,我不允许你出这种状况。”



德拉科越说越得意,将额头与哈利抵在一起,欣赏着哈利的表情。



受够了!受够了!当初为什么要留下他啊!



哈利干脆将头一偏,看向长桌的另一边。他身边的人这才得意地笑出了声,拿了一张不知道什么东西在哈利眼前晃悠。



是一张写满了字的羊皮纸,仔细看像是张时间表。



“波特,拿着。”



“这是什么,德拉科?”



哈利抓起了纸张坐起来认真读了一遍。



“周六早上7点起床,7点半吃早饭,8点造访马尔福庄园——”



“这是你的时间表,周六你和我回一趟马尔福庄园,然后我们要一起去看最新的飞天扫帚的发布会——”



“停!马尔福,也就是说,这是你给我安排的日程表?”



“对,有什么不妥吗?”



德拉科托着下巴看着他的Omega,说话时十分骄傲得意。哈利则是一脸拒不接受的样子,他这还没和德拉科怎么样呢,德拉科就已经开始安排他的生活了?不行,绝对不行。



“谁同意了?你告诉我谁同意了?你问过我吗?”



“你会喜欢的。”



“我没说想和你回家。”



“可我母亲说——”



“不行,这绝对不行。我不同意,我还没准备好呢!”



“为什么不行,反正你早晚都要成为哈利·詹姆·马尔福——”



“谁要成为马尔福了!你快滚,快点。”



“波特,你不会还为你的麻瓜姓耿耿于怀吧?可你是我的——”



“这和我的姓没关系!”



哈利拍桌而起,气呼呼地跨出了座位直奔礼堂大门方向。德拉科见势好笑地追了上去,两个人并肩走在一起,一边走一边吵。



“还有马尔福,谁要做你的Omega了?我们只不过是炮友,炮友。”



“炮友也行啊,只要你是我的。”



“干!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马尔福。你看我又收到了情书,我决定重新挑个伴侣!”



“哦?又收到了情书?这次你可骗不了我。”



“那,那,还有,我约了个Beta去霍格莫德村,已经约好了,嗯,没错,周末就去……”



“好啊波特,他已经死透了。你还有什么花招么?”



哈利红着脸越吵越气,走路速度越来越快。他的Alpha则紧紧粘在他身边,越说越开心。



“你好烦啊马尔福,快走开别跟着我了。”



“你管我。”



“那我明天就去找个姑娘谈恋爱,我——”



“你不会的波特。”



“怎么不会!”



“你是我的Omega,这是你自己说的。”



“没有!”



“有!”



“没有!”



“啧,好你个波特。不承认可以,不过现在你的标记是我咬的,除了我还有谁敢要你。”



“……你!”



金发Alpha看着吵不过自己的Omega得意极了。自从和好以后德拉科的脸皮比以前厚多了,更喜欢没事就调侃哈利了,因为他知道哈利不会那么轻易就离开他,决不会。



但哈利对这个弱点极不满意,他都快被德拉科烦死了。



“马尔福,快滚,我不喜欢你了!”



“我就要跟着你,撒谎精波特!”



“快滚!不知好歹的Alpha!”



“就不!我亲爱的Omega!”



“我不要做你的Omega!不要做你的Omega!才不要成为你的Omega!!!”



走廊里回荡起了金发Alpha的笑声。


 


……


……



哈利的四个朋友还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他们两个越走越远。



原本互不对付了四五年的死对头竟忽然就走到了一起,四个人一齐感叹这个世界真神奇。



“他们感情真好,不是吗?”赫敏说。



“这样……算好吗?”罗恩问。



“哈哈,你自己瞧吧。”


 


……


……



哈利和德拉科在走廊里旁若无人地争吵着,并肩走了很久很久。



快到走廊尽头时,两人的手重新牵在了一起。


 


 


 


 


【全文完】


 


 


 


 


—————————————分割线——————————————


 


【小剧场】


 


哈利:我再也不要当的Omega了,这次是认真的!


德拉科:真的?


哈利(斩钉截铁):真的!
德拉科:哦…… 


哈利:……


哈利:德拉科?


德拉科站着不动了。


哈利站了一会儿。


哈利(抱上去):好吧!我是说气话,你别难过了(我心疼)。


德拉科噗嗤一声笑了。


德拉科:波特傻宝宝你上当了。


哈利:……


哈利:干!!!


不过两人都没有放手,就这么抱了一会儿。


德拉科:你上次说的那个Beta是谁?


哈利(想了一会儿):哦,是肯尼思,不过我已经告诉他我有Alpha了……喂!德拉科突然你干什么?


德拉科:居然敢约别人,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哈利:哎呀!!!


哈利:干!马尔福!!我再也不要当你的Omega了!


哈利:别笑了!!我是认真的!!!


德拉科(抹嘴):嗯,这是今天第几次了?


哈利:这次绝对是真的!我离开你了马尔福!我走了!


德拉科(跟上去):好的疤头,再见疤头。


德拉科:疤头你说一会儿我们吃什么去?


哈利:你走!!


……


……


这是哈利波特第101次想摆脱他的Alpha,不过直到今天他依然没有成功。


 


【真正的全文完】


 


PS:原设大纲更黑暗一点,想了想还是放上来吧XD


【才不要成为你的Omega原设唠嗑.jpg】


 

眠狼:

之前在推上发过:三种不同的婚礼。
其实很凑巧,前两个月刚刚巧正好画了三对婚礼,他们也正巧代表着不同的群体。
在推上发布的时候,也收到过“只有一种是婚礼,另外两种是畸形的”这样的评论,在极度ZZZQ的西方,反对和嫌恶的声音也从未停止,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少数群体才更应该争取权利、保持信心和勇气,可喜的是,在世界范围内,虽然艰难,但确实在慢慢地行进,也由衷祝福那些为自己争取到权利的幸福的人们。
最近的事情大家也知道,其实这不单单是一件事、或者不仅仅代表一件事,我指的是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让我想到一种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古代刑罚“贴加官”,心寒又恐惧。
我很爱她,千言万语,只能祝福她跟起万物生长的速度,永不停滞腐朽,永远朝气蓬勃。

眠狼:

“原来这个是你画的!终于找到作者了!”——系列。
经常有新来的小伙伴在这些图下发出感慨,于是来个合辑。
其中几张有小小的修改,存过的同学也可以再存一次新修版本啦。 

给这对笨蛋表演原地起飞爆炸🎆

牙牙鹿:

ooc预警
前言不搭后语预警
画风突变预警
不好笑预警。

猫和老鼠

--嗑糖齁死。:

#汤姆x杰瑞#
#猫和老鼠#
#毁童年#
#我知道我ooc了,但是那有什么办法呢?#
#他们为什么不结婚啊啊啊!#


1.杰瑞有个小秘密,他是为了汤姆才搬进女主人的家的。
他一直偷东西就是想引起汤姆的注意,但是每一次事与愿违,汤姆好像更讨厌他了。
这是在一次偷奶酪的时候,汤姆冲他喊
“再偷我凶你啊!”
杰瑞决定要挽回这一切。
刚好,汤姆进这个家三年纪念日要到了,杰瑞想给他做个蛋糕。


2.但是杰瑞并不会做蛋糕,于是他偷走了女主人厨房那本《蛋糕全普》。真不巧,被汤姆看到了。
杰瑞扔下书一溜烟的跑回洞里,紧张兮兮的看着汤姆有没有追过了。
汤姆走到书边,捡起书,皱眉道
“你又看不懂,有什么好偷的。”
杰瑞觉得汤姆更讨厌他了。


3.汤姆也有一个小秘密,他喜欢杰瑞。
杰瑞第一天在这个家的时候他确实很讨厌,但是之后他觉得这个小老鼠真可爱。
他却不能说出来……
如果他说了杰瑞跑了怎么办?
于是他要装作一只正常猫的样子,对杰瑞穷追不舍,虽然自己也很享受。
还要对他表示讨厌。呕。


4.汤姆知道今天是杰瑞与他相遇三周年,他想给杰瑞一个惊喜,于是他也要做蛋糕。
到女主人厨房拿书的时候看到了杰瑞。
心中挺高兴但是要矜持!
嘿嘿嘿。嘻嘻嘻。哈哈哈。


5.杰瑞没了书他什么也不会,于是他想自己再弄一样东西送个汤姆。
他拿出来他偷的奶酪,樱桃,橘子,肉。杂七杂八的什么东西都有混在一起,一点一点搬放在他留在洞外好的盆子上。
杰瑞以为很小心,但是他搬完东西打算回去的时候,他看到汤姆堵在了洞口。


6.杰瑞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但是他跑不过汤姆。被汤姆抓住挂在钩子上,惊恐,疑惑地看着汤姆。
汤姆被这么看着有点不自然,然后他从他一边推出一个小蛋糕,轻咳了一下,移到杰克前面。
“给你的。”
杰瑞觉得人生都开满了花,指了指一旁的杂食,很高兴的说
“这个给你!”


7.杰瑞觉得很幸福,汤姆也是。
于是汤姆就帮着杰瑞偷东西。
当女主人发现汤姆在东西还会丢之后,就把汤姆遗弃了。
杰瑞也跟着汤姆出去。
“小老鼠,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怕你饿。”
“你是想让我吃你吗?”
杰瑞用手捂住脸,用极小声的声音哼哼道,
“可以的……”


8.女主人有一本日记,上面是这么记述这个故事的
“今天我家猫给老鼠留了一点食物,假装很不小心的把这个弄丢了。但是我知道,他不想让老鼠饿着。”
“今天是我家猫到我家三周年纪念日,耶!假装不小心,很不小心的把那本书拿出来,嘻嘻嘻。”
“然后他们开始秀恩爱了,没日没夜的,啊啊啊!我眼睛要瞎了!突然后悔为什么要凑合他们???”
“我真为他们担心,都几天过去了!我还等着抱小老鼠呢,虽然男的和男的不能生小孩子,但是性质差不多不是吗?”
“然后我把我家猫赶出去了,我知道小老鼠也会出去。然后我真正担心的是我家猫再这么惯下去,我吃什么???”


9.今天,女主人在这个日记上写上
“他们终于幸福生活在一起了。令人感动!可喜可贺!撒花!”


10.又是新的一天,女主人把汤姆又捡回家,给杰瑞准备了一个小房子,还把她的日记交给了他们。
汤姆看到日记封面写着
《我家猫和我家猫的老鼠之间跨越种族的爱情》
汤姆想打人,杰瑞也是。

【安雷/R18】shape of you

冷藏热爱:


双性转+学pa+R18


强调一遍!!!双性转!!!真的雷!!!


旧文重发1/4


附本子终宣链接→ 戳我





I'm in love with the shape of you.




从这篇开始陆陆续续放出以前的文


虽然当初都删了但是想了想还是要给安雷补回曾经贡献的tag数


还有慎关我 现在在柠凯坑底蹲着_(:з」∠)_


关于安雷的个志今晚发终宣

苏桉喵🍓:

一个纯粹/欢脱/脑洞奇异/不太一样.的狄芳糖。
外冷内热狄×外热内冷芳?

【狄芳】下岗

夜慕星河:

这是上回写的刺杀后续,也是一个小短篇,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脑洞开大了的产物,依旧私设满天飞,内有ooc。


红色令牌裹着风势被甩到少年身前,伴随而来的是治安官冷酷不留情面的话语:
“一张红牌,李元芳你下岗了。”
少年没反抗,也没啥反应,皮手套往上扯了扯围巾掩盖住半张脸,低头捡起冰冷的红色令牌,仔细的揣进兜里转身就往外走,治安官瞧见这动作却更加生气,直接甩袖回内堂去了。
李元芳神情高冷的拎着跟他差不多大的环形镖,才出了衙门就忍不住怂下来,环形镖往脚边一扔蹲在衙门门口的石狮子底座边特别没骨气的拿头撞柱子,边撞边懊悔。
“叫你喝酒,叫你冲动,李元芳你怎么这么能啊!”
心里的懊恼不是撞几下就能消了去的,又不是要寻死,跟个石狮子死磕什么劲啊。
少年身上还有许多不得劲的地方,只能坐在墙角,把头埋进臂弯全当放松,当密探的时候天天都要到处跑消息,可没现在这么轻松的时候,但一想起这轻松是他下岗的结果,李元芳就更加心塞了。
为什么会下岗呢?这得说起昨儿夜里的帝王宴,狄仁杰喝多了,自然也就不能陪到最后,瞧着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肱骨栋梁们吃的差不离便去寻女帝告退回府。狄仁杰乃女帝心腹爱将,宴会早退这点小事根本比不上自家爱卿身体要紧,当时就点了末席的李元芳御前听令,着他领人护送喝高了的狄仁杰回府。
李元芳虽乃魔种后裔,但因为长得萌…哦不是,因为办事利索消息灵通很得女帝赏识,跟着狄仁杰更是破案无数,别说只是护卫狄仁杰,就是为大人出生入死也在所不辞,何况护卫狄仁杰对他来说也就是跟大人一起回家而已。
坏就坏在跟狄大人一起回家这事儿上了。
狄仁杰平日做治安官的时候冷酷无情,办案手段更是了不得,不过不牵扯公事的时候也会温和的自称怀英,从不提克扣李元芳工资的茬。事实证明,喝大了的狄仁杰不会斗酒诗百篇,只会更加温柔。
李元芳就受不了狄仁杰温柔的时候,比如回府路上李元芳扶着狄仁杰上了马车后便要放下帘子在车旁随行,谁知才一松手就让人握住了手腕子,元芳使得是飞镖暗器之流,手腕子可是命脉,但狄仁杰握着却让他提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反而顺从的抬头瞅着自家大人等待吩咐。
狄仁杰靠在车壁上迷迷瞪瞪的瞄了两眼,大抵是确认了少年身份,便低笑着轻轻将人往自己身边带,语气更是低沉温和的不行:“元芳去哪儿?路途遥远,一道坐车罢,走回去累坏了脚是教我心疼呢。”
这真的是我家大人么?
李元芳一脸懵逼的被狄仁杰拉到身边坐着,头一次感受到了一种慈父一般的温柔……
……这真是日了狗了!!我想上你你却拿我当儿子?
咳咳……刚刚好像有什么大逆不道的想法出现了,得赶紧忘了忘了,不然等狄大人醒来一定会发现端倪。李元芳扑棱扑棱摇着头想把某些荒唐想法甩干净,还没等甩完,那边的治安官又闲不住了。
男人坐姿悠闲自在,一手手肘支着车内小几拖着腮,一手却抚上少年侧脸,力道不重却能叫少年停下来。
“大人……?”
“莫再甩头了,省的马车颠簸晃得头晕,回去又要闹头痛,另,左右无人,元芳叫声怀英来听听。”
少年脑子里宛如炸开了烟火,什么都装不下了,只剩下狄仁杰那句叫声怀英来听听。
叫声怀英来听听。
叫声怀英来。
叫怀英。
“怀……怀英?”
狄仁杰心防甚重,几乎是被他养大的李元芳自来是不晓得自家大人在想什么的,怀英是狄仁杰的字,他常以此自称,却不许别人喊,另类的紧。今日的狄仁杰明显和往常不一样,即便是平日喝酒也不见他如此作妖,给元芳的感觉倒像是,撒酒疯?
有了这个认知元芳心里也说不上来是失望还是放松,好在之后狄仁杰都倚着车壁,不知是睡是醒,就这么一路回到府上。
李元芳简单给狄仁杰换掉官服扶到床上,安顿好了便在外间值夜,谁知道前脚元芳走进外间,后脚狄仁杰就跟出来了,少年坐哪儿,他就跟着坐哪儿。
“大人,夜深了,您该休息了。”李元芳叫他干扰的没地方睡觉,只好劝他回屋里去,狄仁杰起先没动,,后来李元芳劝的紧了索性胳膊一圈,把小少年捞起来夹在臂弯里直接就带到里间床上。
?!!!!
“元芳此言甚是,那这便歇下吧。”说着便以李元芳反应不过来的速度覆身含住少年柔嫩的唇瓣吮吸舔咬,后面发生的事……
“啊啊啊啊不能再想了啊!李元芳你怎么能跟大人那,那啥!你咋这么能啊!”魔种少年揪着自己的头毛抓狂,收回思绪时发现自己还在角落,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不是王都密探了,就在刚刚,被上司睡了接着又被解雇了。
人生,太复杂……
少年感慨一声世事无常,狄仁杰心也如海底针,明明吃亏的是自己他那么恼怒干啥呢?
唉。
要说少年心里不难过那是假的,昨夜那事他起先没认清自己的想法,朝夕相处这么多年,感情早已变质,想明白以后便也没推拒,他是喜欢狄仁杰,可跟在狄仁杰身边这么久也没觉得治安官是喜欢男人的,就算只是睡一次那也值了。
昨夜迷乱间多少想到今早上大概会被罚,没准好一阵子狄大人不愿意见他,没成想居然被撵出来了,不过就算再来一次,他一定还会顺从本心的。
工作丢了,生活却在继续,蹲在衙门门口也不是事儿。元芳少年倒是想开了,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拎起环形镖打算往街上走,迎面却来了个人将路堵死,少年抬头一瞧,咦?狄大人!
这边看着李元芳出门,狄仁杰就彻底陷入了自我谴责和自我厌恶中,明明只是想让他回家歇几天养养身体的,怎么就说出下岗那种话来了?赶走了李元芳他有啥好处?朝思暮想的小孩刚吃到嘴就让自己赶走啦?人干事?
狄仁杰恨不得剁了自己这只扔惯了令牌的手,就是它!刚刚居然给小孩扔牌子!
在屋里来回转了好几个圈,还是觉得不能叫少年这么误会着,必须跟人说清楚的狄仁杰走出了衙门,本以为要找一会才能看见的人仍旧蹲在门口,见人起身要走,忙上去拦下。
“咳……适才是怀英的不是,不该说什么下岗的话,元芳莫要生气。”
李元芳瞅瞅他,颇为耿直道:“我没生气。”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本来就自己理亏的狄仁杰柔情攻势失败,只能又摆出了一张冷脸加厚了脸皮:“那便和我回衙门。”
等等我听到啥了?就这么一句话就要让我回衙门?大人你难道不该说点什么好听的才对么?李元芳感觉自己跟不上狄仁杰的套路,但向来顺从惯了的王都密探面对治安官根本不敢把这心里话说出来,于是基本上是没怎么反抗便一路被扯回衙门去了。
【END】
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不是


在道德与感情中选择了感情的狄大人借酒发疯可劲的撩人最后酒后上了元芳芳,结果事后一时口误差点沦为渣攻。元芳少年依旧外表高冷内心逗逼大人说啥就是啥差点被渣也没说要跟狄大人算个账。
女帝:啊,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让狄仁杰叼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