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镰鼬

某yys游戏中总被ssr段中非的酋长

苏桉喵🍓:

一个纯粹/欢脱/脑洞奇异/不太一样.的狄芳糖。
外冷内热狄×外热内冷芳?

【狄芳】下岗

夜慕星河:

这是上回写的刺杀后续,也是一个小短篇,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脑洞开大了的产物,依旧私设满天飞,内有ooc。


红色令牌裹着风势被甩到少年身前,伴随而来的是治安官冷酷不留情面的话语:
“一张红牌,李元芳你下岗了。”
少年没反抗,也没啥反应,皮手套往上扯了扯围巾掩盖住半张脸,低头捡起冰冷的红色令牌,仔细的揣进兜里转身就往外走,治安官瞧见这动作却更加生气,直接甩袖回内堂去了。
李元芳神情高冷的拎着跟他差不多大的环形镖,才出了衙门就忍不住怂下来,环形镖往脚边一扔蹲在衙门门口的石狮子底座边特别没骨气的拿头撞柱子,边撞边懊悔。
“叫你喝酒,叫你冲动,李元芳你怎么这么能啊!”
心里的懊恼不是撞几下就能消了去的,又不是要寻死,跟个石狮子死磕什么劲啊。
少年身上还有许多不得劲的地方,只能坐在墙角,把头埋进臂弯全当放松,当密探的时候天天都要到处跑消息,可没现在这么轻松的时候,但一想起这轻松是他下岗的结果,李元芳就更加心塞了。
为什么会下岗呢?这得说起昨儿夜里的帝王宴,狄仁杰喝多了,自然也就不能陪到最后,瞧着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肱骨栋梁们吃的差不离便去寻女帝告退回府。狄仁杰乃女帝心腹爱将,宴会早退这点小事根本比不上自家爱卿身体要紧,当时就点了末席的李元芳御前听令,着他领人护送喝高了的狄仁杰回府。
李元芳虽乃魔种后裔,但因为长得萌…哦不是,因为办事利索消息灵通很得女帝赏识,跟着狄仁杰更是破案无数,别说只是护卫狄仁杰,就是为大人出生入死也在所不辞,何况护卫狄仁杰对他来说也就是跟大人一起回家而已。
坏就坏在跟狄大人一起回家这事儿上了。
狄仁杰平日做治安官的时候冷酷无情,办案手段更是了不得,不过不牵扯公事的时候也会温和的自称怀英,从不提克扣李元芳工资的茬。事实证明,喝大了的狄仁杰不会斗酒诗百篇,只会更加温柔。
李元芳就受不了狄仁杰温柔的时候,比如回府路上李元芳扶着狄仁杰上了马车后便要放下帘子在车旁随行,谁知才一松手就让人握住了手腕子,元芳使得是飞镖暗器之流,手腕子可是命脉,但狄仁杰握着却让他提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反而顺从的抬头瞅着自家大人等待吩咐。
狄仁杰靠在车壁上迷迷瞪瞪的瞄了两眼,大抵是确认了少年身份,便低笑着轻轻将人往自己身边带,语气更是低沉温和的不行:“元芳去哪儿?路途遥远,一道坐车罢,走回去累坏了脚是教我心疼呢。”
这真的是我家大人么?
李元芳一脸懵逼的被狄仁杰拉到身边坐着,头一次感受到了一种慈父一般的温柔……
……这真是日了狗了!!我想上你你却拿我当儿子?
咳咳……刚刚好像有什么大逆不道的想法出现了,得赶紧忘了忘了,不然等狄大人醒来一定会发现端倪。李元芳扑棱扑棱摇着头想把某些荒唐想法甩干净,还没等甩完,那边的治安官又闲不住了。
男人坐姿悠闲自在,一手手肘支着车内小几拖着腮,一手却抚上少年侧脸,力道不重却能叫少年停下来。
“大人……?”
“莫再甩头了,省的马车颠簸晃得头晕,回去又要闹头痛,另,左右无人,元芳叫声怀英来听听。”
少年脑子里宛如炸开了烟火,什么都装不下了,只剩下狄仁杰那句叫声怀英来听听。
叫声怀英来听听。
叫声怀英来。
叫怀英。
“怀……怀英?”
狄仁杰心防甚重,几乎是被他养大的李元芳自来是不晓得自家大人在想什么的,怀英是狄仁杰的字,他常以此自称,却不许别人喊,另类的紧。今日的狄仁杰明显和往常不一样,即便是平日喝酒也不见他如此作妖,给元芳的感觉倒像是,撒酒疯?
有了这个认知元芳心里也说不上来是失望还是放松,好在之后狄仁杰都倚着车壁,不知是睡是醒,就这么一路回到府上。
李元芳简单给狄仁杰换掉官服扶到床上,安顿好了便在外间值夜,谁知道前脚元芳走进外间,后脚狄仁杰就跟出来了,少年坐哪儿,他就跟着坐哪儿。
“大人,夜深了,您该休息了。”李元芳叫他干扰的没地方睡觉,只好劝他回屋里去,狄仁杰起先没动,,后来李元芳劝的紧了索性胳膊一圈,把小少年捞起来夹在臂弯里直接就带到里间床上。
?!!!!
“元芳此言甚是,那这便歇下吧。”说着便以李元芳反应不过来的速度覆身含住少年柔嫩的唇瓣吮吸舔咬,后面发生的事……
“啊啊啊啊不能再想了啊!李元芳你怎么能跟大人那,那啥!你咋这么能啊!”魔种少年揪着自己的头毛抓狂,收回思绪时发现自己还在角落,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不是王都密探了,就在刚刚,被上司睡了接着又被解雇了。
人生,太复杂……
少年感慨一声世事无常,狄仁杰心也如海底针,明明吃亏的是自己他那么恼怒干啥呢?
唉。
要说少年心里不难过那是假的,昨夜那事他起先没认清自己的想法,朝夕相处这么多年,感情早已变质,想明白以后便也没推拒,他是喜欢狄仁杰,可跟在狄仁杰身边这么久也没觉得治安官是喜欢男人的,就算只是睡一次那也值了。
昨夜迷乱间多少想到今早上大概会被罚,没准好一阵子狄大人不愿意见他,没成想居然被撵出来了,不过就算再来一次,他一定还会顺从本心的。
工作丢了,生活却在继续,蹲在衙门门口也不是事儿。元芳少年倒是想开了,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拎起环形镖打算往街上走,迎面却来了个人将路堵死,少年抬头一瞧,咦?狄大人!
这边看着李元芳出门,狄仁杰就彻底陷入了自我谴责和自我厌恶中,明明只是想让他回家歇几天养养身体的,怎么就说出下岗那种话来了?赶走了李元芳他有啥好处?朝思暮想的小孩刚吃到嘴就让自己赶走啦?人干事?
狄仁杰恨不得剁了自己这只扔惯了令牌的手,就是它!刚刚居然给小孩扔牌子!
在屋里来回转了好几个圈,还是觉得不能叫少年这么误会着,必须跟人说清楚的狄仁杰走出了衙门,本以为要找一会才能看见的人仍旧蹲在门口,见人起身要走,忙上去拦下。
“咳……适才是怀英的不是,不该说什么下岗的话,元芳莫要生气。”
李元芳瞅瞅他,颇为耿直道:“我没生气。”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本来就自己理亏的狄仁杰柔情攻势失败,只能又摆出了一张冷脸加厚了脸皮:“那便和我回衙门。”
等等我听到啥了?就这么一句话就要让我回衙门?大人你难道不该说点什么好听的才对么?李元芳感觉自己跟不上狄仁杰的套路,但向来顺从惯了的王都密探面对治安官根本不敢把这心里话说出来,于是基本上是没怎么反抗便一路被扯回衙门去了。
【END】
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不是


在道德与感情中选择了感情的狄大人借酒发疯可劲的撩人最后酒后上了元芳芳,结果事后一时口误差点沦为渣攻。元芳少年依旧外表高冷内心逗逼大人说啥就是啥差点被渣也没说要跟狄大人算个账。
女帝:啊,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让狄仁杰叼跑了呢!

境容:

【锤基】爱的抱抱~动图~

流量预警!每张在10-20M左右,缓冲完成之后才会变成正常速度。建议电脑打开,手机有时候缓冲完播放会自动变成慢速我也很无奈……

感谢画师太太 @40mKNIFE 的授权,这是太太锤基套图中很戳的一张!!

太太整套锤基图实体明信片预售中! 赶紧戳这里

献上贺图!祝大卖!


四个gif是锤基的抱抱互动,第五个是整个四个gif连起来,lof限制图片不可以超过20M因此只能缩小啦!

【全程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鬼】

反正……就是抱来抱去什么的,神兄弟的情调我等凡人不懂!

咳、总之前戏我补上了,后续据画师太太说接这里——>戳我


最后组装了辆很破的小自行车,新手上路请多关照!我的车技还太嫩了()

特别鸣谢画师太太,对小车姿势和节奏的指导咳咳= =+通过这次制作,我对开车的理论知识又加深了理解,开往阿斯加德的动车指日可待(胡说八道)



反正我不知道我是什么

地府代理人:

我的情况如图
这图说的太有道理了!

逆行轮回:

哈哈哈反正不是今天【】
坑多的数不过来【】

羽蓝—发刀【划】糖小能手:

反正不是今天码!

大九九——努力的九九酱:

哈哈哈哈哈

靡光: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